零汐喵

杂货铺~写手~
目前沉迷凹凸,楚留香~
封面是medibang上一位太太的~

【安雷安】夜宵(剧本体)

这是我会话课的剧本,有删改,欢乐向~

雷  狮:[揽过安迷修的肩膀]嘿,安迷修,都已经凌晨了啊,要不要去吃个夜宵?
安迷修:[摸肚子]可以啊。正好有点饿了。
雷 狮:想去哪吃?
安迷修:[认真状]我想想,今天试试日本料理啊。听说不错。
雷  狮:[嫌弃脸]日本料理我昨天吃过了,今天不吃了。
安迷修:(那你问我干啥!!)那么你想吃啥?
雷 狮:喝汤吧。肿么样?
安迷修:[扶额]行吧。

丹尼尔:欢迎光临,请问有几位?[笑]
雷 狮:2位。
安迷修:(丹尼尔大人你怎么沦落到当店员了??)
丹尼尔:(我开心。)禁烟席和吸烟席您想去哪一个?[笑]
雷 狮:我要去吸烟席!
安迷修:[把雷狮摁回去]禁烟席吧。
丹尼尔:抱歉,禁烟席已经满了哦,请到吸烟席,对了,吸烟席有10000日元的入座费。[笑]
安迷修:(今天怕不是都是傻子,满了你问个毛线啊!)啊...
丹尼尔:(安迷修你信不信我让你便当。)请吧。[笑]
雷  狮:[维持着被摁回去的姿势努力向上举了个剪刀手]

丹尼尔:请点餐。[笑]
雷 狮:我要喝牛肉汤。
安迷修:[绝望的盯着菜单](这都是些啥?)给我来碗方便面吧。
丹尼尔:牛肉汤个方便面是吧,请两位稍等。[笑]

丹尼尔:一共20000日元。[笑]
安迷修:(怎么这么贵!)抱歉,我们分开付款。
丹尼尔:好的,牛肉汤1日元,方便面19999日元。[笑]
安迷修:[石化]
雷 狮:这样的话,那一起付吧。
丹尼尔:可以,一起付的话,还需要30000元手续费哦~[笑]
安迷修:......(刚才怎么没要手续费!)
雷 狮:没问题,我来付!
丹尼尔:那么一共60000日元哦。(谁让多那一句嘴。)[笑]
雷 狮:[特别干脆!]这是60000日元。
丹尼尔:60000日元刚好,两位慢走不送~[笑]

雷  狮:[整个人挂在安迷修身上]安迷修,这家店好黑啊,以后还是不要来了吧。
安迷修:[心累]是啊,不过今天不得不说,谢谢你了啊,真是破费了。
雷  狮:没什么的,实际上,我今天就带了1000日元,剩下的59000日元是从你的钱包里拿的。[笑笑笑笑笑]
-最 怕 空 气 突 然 安 静-
安迷修:...唉???!!!!!!!

-END-

安迷修:谁写的剧本,怕不是个傻子!
丹尼尔:记得你欠我的60000日元~笑。
安迷修:......!

by:怕不是傻了的零汐

我只能说,我们发表的时候外教已经笑趴了,因为这茬,我现在还欠着戏精学霸不存在的180000日元......(别问我怎么欠的。)
欺负安迷修真爽!

【嘉瑞嘉】相册

现代设定,写的挺水的,凑合着看吧,希望大家喜欢。

是夜。
月光,照亮了整个房间。
金色的人影,坐在窗台上,静静的望着远方。
夜风吹过,翻动着书页。
伸手,想要合上书本,却不经意看到那白色的相册。
将相册那在手里,翻开,第一页。
--和格瑞如愿以偿的打了一架,我没赢,他也没输,偷拍的格瑞鼻青脸肿的照片。哈哈。
想想当初忍者疼痛用手机拍下这一张时的情景,嘴角微微抽搐着。
那是和格瑞第一次打架,还是因为拿那个格瑞的笨蛋发小威胁才肯打,现在想来多少有些不爽。
继续往后翻,大部分都是刚打完架后的偷拍。每次打架,要么两败俱伤,要么不了了之。但偷拍是必要的。
有时候一张,有时候是几张,偶尔被格瑞发现遮挡,也会把只有格瑞手心的照片洗出来,放进这本相册。
一开始,只是觉得格瑞鼻青脸肿的样子很难得,但之后,却愈发的。
格瑞的每一个动作,擦汗的,发呆的,吃冰欺凌的,看手机的,还有,对着白痴金微笑的!
“切,那家伙那点好了!”
恼怒的把相册直接翻到最后,那只有一张反面朝上的照片。背面写着日期。
那,也是唯一的一张,不是偷拍,而且,是两个人合影的照片。
------
“格瑞,我又考了年纪第一哦!”
“我记得我们两个分数一样吧。”
“那我也是写在第一位的。”
“无聊。”
“格瑞,作为第二,跟我打一架吧。”
“不要。”
“不要也可以,跟我拍张个照片怎么样。”
“嘉德罗斯你能不能...”
咔嚓!
“哈哈,拍到了,那今天就先放过你,之后我们再打。”
“......”
------
翻过照片,上面,被强行揽过的格瑞面无表情。
用手指轻轻戳着照片里格瑞的脸,这家伙,笑一下会死啊。稍微有些懊恼的想着。
轻轻的叹了口气,把相册按原样放好,重新看向远方。不知不觉,地平线已经泛起了白光,再过不久,太阳就会升起,新的一天就将到来。
把头埋在臂弯里,轻轻咬住下唇。满脑子只有一个身影。
格瑞...
能不能...陪再我打一架。
能不能...冲我笑一次。
能不能...再和我拍一张合影。
能不能...
能不能...
一直在我身边..呢

。。
。。。
紫色的眼眸,缓缓睁开,映入眼帘的,是雪白的天花板。
“天啊格瑞,你总算醒了!”
“就是,你再不醒我都以为你要归西了。”
“雷狮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!”
“...怎么回事?”
“...你还记得车祸的事吧?!”
“车...啊!嘉德罗斯呢?”
无人应答。
。。。
。。

晨光洒满的房间里,空无一人。
只剩书页,还在晨风中不断的摆动。
-END?-

by:抽风的小透明作者零汐